中国需要新朋友

2018年对中美关系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年份,相信它一定会被记入中美关系史册。在这一年里,中美贸易战从全面升级到暂时偃旗息鼓,双方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博弈。 为什么自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就急转直下呢? 事实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期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态度都很复杂和微妙,始终保持着亦敌亦友的关系,一边合作,一边对立。即使表面上是朋友,美国人内心深处还是一直把中国视为难以调和的对手和敌人。
在中美问题上,中国还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至今为止,并没有一个真正在美国有影响的团体、组织或者个人能帮中国在美国的决策层说话。中国通?没有;游说团?没有;民间组织?也没有。连唯一一个友善的声音–美国大企业近几年的态度也开始变得中立或者负面了,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1  中国本土企业发展越来越快;
 2  中国政府对外企的限制越来越多;
 3  中国政府在政策和资金上,给与本土企业更多的支持;
这三点原因,直接导致了美国企业在中国的竞争力越来越低,未来可能在全球的竞争力也会逐步降低。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企业对中国态度的转变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代表什么呢?当华盛顿的“拥抱熊猫者”(Panda Huggers)渐渐绝迹之后,中美之间的任何小问题都有可能造成大麻烦、大摩擦。从近两年的趋势其实我们明显可以感受得到的。
Panda Huggers指在美国主张对华友好的知华派
因此,毫无疑问,中国需要新朋友,需要可以为我们在美国的核心决策层发声的朋友。

不可忽视的亚裔群体

当然这并不代表今后双方就会没有任何冲突,因为无论在文化上还是在利益上,两个国家仍然存在着不小的差异。但即使是在有冲突的前提下,我们仍然有机会促成双方战略上的合作。要知道美国和以色列,之前也存在着很多分歧和冲突,但冲突之后仍然可以合作。 这些人在哪里呢?很显然,亚裔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亚裔群体目前在美国已经接近4000万了,占当地总人口数的12%以上,并且亚裔也是成长率最快的少数族裔。而另一方面,亚裔的综合素质也是少数族裔中最高的—学历高,收入也高。特别是第二代、第三代的亚裔,已经开始在各个领域成为管理者和领导者,除此之外,医生、教授、工程师等等专业领域里,亚裔也占了很大的比例。

目前来看,亚裔在企业层面和政治层面成为领袖的人数还相对较少,但可以预期的是,再过十年,这个现象就会发生很大的转变。另外有意思的一点是,在美国,亚裔和白人的通婚率是最高的,很多亚裔同时融合了东西方血统,也就为顺利进入美国主流社会提供了便利。 毫无疑问,亚裔中的华裔是美国最熟悉和亲近中国的一个群体,华裔本身对中国也普遍有着原生国情节。而且,他们非常熟悉美国。如果说,第一代华裔因为各种原因不能真正融入美国,那第二、第三代华裔,特别是ABC,他们已经拥有了典型的美国人思维;

其次,他们又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和感情的联系。尤其中国近十几年来的快速崛起,使很多华裔对中国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常常会以自己是华人而感到自豪。很多华裔会选择去中国旅游、工作或学习。我和很多去过中国的ABC沟通过,几乎每个人都会说,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很好,一方面是中国自身发展很快,另一方面他们到中国以后所受到的待遇也不错。 而对亚裔来说,从外国人角度来看,亚裔长得都像中国人,尤其第二代第三代,他们对亚洲尤其中国的崛起,都是持比较正面和乐观的态度。所以从根本上来说,亚裔对中国是友善和有好感的,但缺点是亚裔目前对中国并不算太了解。所以在这方面,中国也应该抛出橄榄枝,在以下几方面增强互动:

1.新兴领袖的互动

这点主要正对华裔领袖以及美国潜在的、新兴的政治领袖,通过建立直接的关系以及和中国的互动,让他们有机会更深入的了解中国。 在这方面,以色列针对犹太裔美国人的做法也值得借鉴。
Birthright Israel

“以色列生存权”项目组织(Birthright Israel)是一个非盈利组织,他们定期会组织世界各地的犹太裔到以色列旅游,并且由以色列政府部分或全部承担费用。这样的活动可以很好的加强外籍犹太裔对自己原生国身份的认同感。 类似的活动,中国也完全可以做,尤其可以针对美国的华裔青年领袖,让他们可以有机会更深入的了解中国,倾听中国的正面声音,再把他所看到和听到的第一手信息带回美国。

2.消费型大国的影响力

中国正逐步从世界工厂转型为全球消费大国,消费能力不可小觑。2017年4月,美联航因超售机票,要求一位已经登机的亚裔乘客让出位置,遭到拒绝后,空警将其暴力拽出以致受伤。该事件在国内一经报道便进入“刷屏”模式,引起中国消费者对美联航的强烈不满,正因为如此,美联航一改传统,快速做出反应,处理善后。可以说,在事件处理过程中,中国消费者“发声”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同样的例子还有前不久发生的D&G辱华事件;事实上,D&G已经不止第一次制造类似话题了。2012年,D&G就曾经把女性黑奴的头像印在时装上,拿黑奴问题开玩笑,遭到了美国媒体强烈的质疑。不同的是,D&G并没有为辱美事件道歉,并且依然我行我素;但对于辱华事件,两位创始人快速发表了道歉,这其中的差别,也正是因为中国消费者的巨大影响力。
正因如此,消费型大国的影响力也完全可以延伸到美国的各个领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亚裔的崛起。举个例子,在硅谷有将近50%的工程师是亚裔,但是到了总监级别,这个数字减少到10%左右,而到了CEO级别,可能就连1%都不到了。 作为在硅谷高科技从业人员中占比最大的族群,亚裔其实可以列数很多的理由为自己发声,最强有力的一个理由就是:中国的消费市场那么大,我们一定需要一个华裔的高管来给出他的意见! 而中国消费者作为世界最大的消费群体,他们完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这些亚裔快速地进入企业核心决策层,也只有越来越多的亚裔高管进入美国企业的顶层,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些企业对中国的看法。

而另一方面,通过这种方式,亚裔领袖也会相对更有动力帮助中国,更好地成为中美之间的一个桥梁和纽带,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尚未做,但很有战略意义的一个前景。长远来说,未来中美关系想要有重大的进展和突破一定需要新的朋友,这些朋友既要懂中国,又要懂美国,而且也愿意为此发声,在这方面,最适合的群体无疑就是亚裔。 对美国人来说,他们在考虑问题以及做决策时,除了自身的观点之外,也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尤其在政府内部你会发现各式各样的利益集团在影响决策层的观点和决定。所以,在美国还需要亚裔担当桥梁的角色来丰富彼此的观点和想法,从而帮助美国做出更符合实际的决策。相信长此以往,一定可以描绘出中美关系的新格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