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宇聊美国|两天三起枪击案!为什么美国禁不了枪?

图片

当地时间6月4日和5日两天,美国三个城市(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市和密西根州萨吉诺)陆续发生三起枪击事件,造成9人死亡,20多人受伤。

纵观今年前5个月,美国各地已有超过1.7万人死于枪支相关事件,其中包括约640名未成年人。

这其中,纽约州布法罗市涉及种族暴力的枪击案以及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市罗布小学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尤为令人震惊,也引发了民众要求政府采取行动的强烈呼声。

而就在6月2日,美国总统拜登也公开表示,将敦促国会针对枪支管制采取具体行动,呼吁停止销售攻击型武器,扩大背景调查。

事实上,几乎每次大规模枪击案发生以后,主张禁枪或种族主义的言论都会此起彼伏;然而,真的要在法案层面对枪支管控有所推进,却是难上加难。

为何美国禁枪那么难呢?

美国人认为政府是“必要之恶”

民众对政府的态度和看法,可以说是中美之间的一个非常典型的差异体现。

我们中国人历来对政府是比较信任的,因此我们也经常会把“父母官”挂在嘴边。

但美国人对政府的看法并不是这样。早在建国之初,那些缔造者就认为,政府是所谓的“必要之恶”(necessary evil)。

为什么会有这个概念呢?因为美国人觉得社会发展的动力来自于个人,而政府是一个集权的存在,往往约束着个人,所以政府是一个罪恶,但国家总要有人治理,所以它又必须存在。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通过“监管及平衡”(check and balance)来防止政府“作恶”,这就是美国为什么要三权分立、互相牵制的由来,根本目的是让政府最终不能限制个人的发展动力。因为个人动力是推动美国整个社会的核心力量。

如果能很好地明白这一点,那也就不难理解之前说美国西部拓荒时提到的“自我保护”,而这其实跟美国的“枪支文化”是一脉相承的,很多美国人认为,只有拥有了枪支,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所以当枪击案发生时,当围绕枪支问题产生诸多争论时,我们总会听到一派响亮的声音“枪支能保护我们对抗暴权和专政,能保护我们的个人自由,我们不能放弃这样的自我保护”。

 

美国人对枪支的态度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允许公民拥有枪支的国家。对应的法律条例是宪法第二修正案,即: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力不可侵犯。

所以就有这么一个说法:如果一个人已经上了美国政府的恐怖分子观察名单,那他上不了飞机的,但是仍然可以买枪。这就是美国人对枪支的态度。

千万不要以为枪支文化只存在于美国的少数族裔或中下阶层,其实美国主流社会的很多精英家族里都存续着枪支文化。

从历史上来看,美国脱离英国殖民真正独立的过程,很大程度依靠的是:民兵组织。当时最早的十三个州的民兵大家一起集结起来,使用一种燧发枪,这是一种非常老式的枪支,开枪之前需要放铁球,填火药,然后塞塞紧,再点火,射击之后,还要拿根棍子清理枪管。

正因为这种枪的历史意义,不少美国人认为,200多年前,他们用这种枪战胜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所以学习使用燧发枪是非常有意义的,这就和中国人学习书法、武术是一个道理,也算是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

而近三年来,新冠疫情的蔓延加上“弗洛伊德事件”的发酵,美国陆续有几十个州、近百个城市出现了大规模抗议和骚乱,同时,枪击案的数量也急速上升。在此背景下,美国的枪支销售数量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暴增。对于美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买枪也就成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往往禁枪的呼声越高,枪支的销量也就越高

 

全国步枪协会(NRA)

每当大型枪击案发生之后,美国很多主流媒体都会直接挑明说:NRA要负责!

NRA就是美国步枪协会。它是美国最大的枪械拥有者组织(目前会员人数大约400万),也是反对枪支限制的主要力量和强大的利益集团。

虽然它看上去是一个非党派性、非营利性的民间组织。但因为会员基数大,所以在政治投票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除此之外,NRA还握有大量的资金,在选举,司法和立法层面,都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力。

从历史上来看,受到NRA支持的总统不在少数,比如老罗斯福、肯尼迪、艾森豪威尔、尼克松、里根、老布什、小布什还有特朗普。这些总统,清一色都是反对枪支管制或不支持枪支管制立法的。他们也绝大多数都是共和党人,为什么呢?因为共和党在他的政治纲领中明确指出“我们支持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力。我们反对枪支管制。”所以几乎在每一届美国总统大选中,NRA都会为共和党的政党候选人捐献大量的资金和投票。

对于近期频发的枪击案,NRA董事会成员菲尔·杰里认为,重点应该放在更好的心理保健和努力防止枪支暴力上,而不是直接“禁止或限制使用枪支”。

事实上,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美国人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枪不杀人,人杀人(Guns don’t kill people, people kill people)。

对此,美国多所大学曾专门做过深入调研。他们发现,如果犯罪者的目的是杀害他人,那么他手里有没有枪,所导致的杀伤率是有很大差异的。试想一下,如果凶手手上只有刀而没有枪,他所产生的杀伤力是不是就降低很多?所以这一观点从科学角度来看,其实并不正确。

 

禁枪背后凸显的政治弊端

奥巴马可以说是历任美国总统里最强烈的控枪支持者之一。在他8年总统任期内,曾经有过多达20次“控枪令”,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可见,一项新的法案想要在国会获得通过,是非常艰难的。

而另一方面,这也突显出当下美国政治体系的一个很大的弊病,那就是竞选。

目前美国主要的竞选方式是两党内部先有初选,选出候选人之后,再进行接下去的竞争。但初选一般来说党内人士投票率仅有10%-20%,而这些人很大程度上都是激进分子。久而久之,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激进派人数都会不断增多,从而无法在关键问题上达成共识。

长期来说,美国整个竞选体系如果没有真正改变,那就很难解决主要矛盾,枪支问题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改善学校安保、提升社会警力等短期目标将会很快提上日程。同时,从技术层面来说,也已经衍生出很多先进的产品,比如用智能枪取代传统枪支,即让枪支和个人深度捆绑,实现指纹开锁,实名注册等。

技术有,执行方案也有,只欠“东风”。

在美国,如果想要通过一项重要法案,政治时机尤为重要,但可惜,现在这个时机还没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